关心世界 更关心你

美国老师三问清华附小:拼爹?拼作业?拼资源?请不要让小学生上大学!

硅谷学堂 2017-10-12 06:45

(作者/帅姐姐就是原老师 公众号:硅谷学堂guiguxuetang)

小的时候,我和很多中国学生一样,在重点学校的重点班里,经历过残酷的小升初、中考、高考保送。

来到美国以后当了老师,我在硅谷最富裕的Melon Park,Palo Alto和传统好学区Cupertino, Redwood City的中小学里陆续教书至今。我一直觉得好的教育其实是相通的,所谓的东方教育和西方教育往往只是传统的刻板印象。中国并不是只有填鸭式的应试教育,美国也并不提倡放养式的快乐教育。

最近朋友圈一篇十万+的文章让我更加坚信中美家长并没有多大差别。

原来不管硅谷还是北京,拼得都是程序员爸爸啊!

这篇来源于清华附小2012级4班的微信文章《当小学生遇见苏轼》里介绍,六年级的学生,跟着《中国诗词大会》评委康震品读苏轼的作品,对苏轼的3458首词进行大数据分析,在假期完成了23份研究报告,主题涉及《大苏轼的旅游品牌价值》、《苏轼的朋友圈》、《苏轼的心情曲线》、《大数据帮你进一步认识苏轼》、《苏轼vs李白》等。

看课题,我还以为我在看博士论文。看文中的各种饼状图柱状图,我还以为我在看上市公司的年报。直到看到照片里一个个稚嫩的脸庞,才确信这是小学生们的假期作业。

出于好奇和对文章负责的态度,我花了两个晚上阅读清华附小2012级4班的微信公众号。(是的,小学一个班都有像模像样的微信公众号了!)其实除了大数据分析苏轼的课题,看得出清华附小的课外活动一直丰富多彩,比如《律师家长进课堂》、校园版《新闻联播》、《致敬英雄人民军队,做家国情怀成志少年》等等。

但是看得越多,疑惑越多。作为美国老师,我不禁想请教清华附小三个问题:

1. 有作业的假期还是假期吗?

我所在的高中也是湾区数一数二的顶级公立高中了,高中的升学压力和小学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但是校长依然顶住压力一直强调假期不希望老师留作业,把假期还给孩子。在学校官网校长的公开信里她这样写道:

We want students to not only challenge themselves academically, but appropriately. We want them to find their passion and spend time in activities that bring joy and a sense of satisfaction. We also want students to have valuable personal down time and treasured family time. No homework is assigned over extended breaks (Thanksgiving, December, February, April) that requires the break to complete the work.

我们希望学生们在学业上挑战自己,但是要适可而止。我们希望学生们可以找到自己有热情去做的事情,并且付出时间参加能够给自己带来愉悦和成就感的活动。我们同样希望学生能够有时间和自己独处并且享受宝贵的和家人一起的时光。法定假日学校将不会有需要假期完成的作业(感恩节、十二月寒假、二月、四月)。

其实校长和老师们都心知肚明,即使学校不留作业,鹰妈虎妈们也会用各种兴趣班补习班把假期塞得满满的。我在Palo Alto的五年级学生凯文,星期六上午9:00-11:00数学班,中午12:00-1:30一对一钢琴课,下午2:00-4:00篮球课,4点下课以后通常还会有一两个生日party要赶场……

我问他你午饭在哪里吃?他说妈妈带午饭给他在车上吃。

我说你累吗?

他说习惯了。

小学五年级的孩子,假期比我都忙,学校还忍心再布置作业吗?我原以为这已经是极限了,没想到清华附小假期不仅有学生“自愿”参与的课题作业,而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还需要学生运用各种技能:

a. 熟练掌握数据库的基本操作

b. 进行基本非线性数学建模

c. 通晓网络爬虫

d. 设计问卷星调查

这样的假期作业恐怕不是留给小学生,而是留给小学生家长的吧。

2. 老师过度参与的探究式学习还能锻炼学生自主学习和团队合作的能力吗?

探究式学习Inquiry based science education,指从学科领域或现实生活中选择和确立主题,在教学中创设类似于学术研究的情境,学生通过独立自主地发现问题、实验、操作、调查、收集与处理信息、表达与交流等探索活动,获得知识,培养能力,发展情感与态度,特别是发展探索精神与创新能力。

不管是探究式学习,还是PBL问题/项目导向学习Problem/project-based learning,强调的都是以学生为中心,主动参与的学习过程。虽然这些教学法近几年才在国内爆红,其实已经有一百多年的理论基础了。教育家杜威很早就提出: 讲课不应该是教学的主要方式,教师也不应该是课堂的中心,学生应该“做中学”,在行动中学习。

美国学生在参加测量桥梁长度的项目学习

在美国,中小学学生通常用共享文档在线进行交流,仅仅在有问题的时候才去找老师讨论,一次大概15-20分钟。类似微信/社交账号/手机号等私人信息几乎是不可能跟学生分享的。像清华附小老师这样在微信讨论群变身学生的贴身军师,24/7置顶在线,我们暂且不谈老师们是否有时间休息陪伴自己的孩子,老师的过度指导已经违背了探究式学习的初衷。

在美国国家科学教育标准中,探究指的是一种积极的学习过程。

是让学生自己思考怎么做甚至做什么,而不是让学生接受教师思考好的现成的结论。

“探究是让学生去做的事,而不是为他们做好的事”

something that students do, not something that is done to them。

3. 家长协助学生完成作业值得提倡吗?

在这几篇课题报告里,经常可以看到“我的爸爸”、“家长群”之类的信息。

而像自然语言处理(NLP)分词,大数据信息筛选,电子卷宗分析和情感曲线的内容一看就是程序员爸爸的功劳。在美国,老师们非常不鼓励家长协助甚至代写作业,原因如下:

a. 平时作业是重要的formative assessment形成性评估

老师通过作业可以更加全面的了解学生的学习程度,更好的设计课程。老师会鼓励学生犯错,加深记忆,才能真正掌握知识点。

b. 探究式/项目式学习的关键是培养学生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

探究式学习对老师的要求很高。如果一个探究式项目不依赖家长参与就完全不可行,那只能说这不是一个适合学生目前学习程度的项目,也不是一个成功的设计。

比如在问卷调查部分,美国小学生会从自己身边的老师、教职工、社区工作人员开始了解。老师们鼓励学生主动走出去和没有教过自己的老师、平时没有机会交流的图书管理员甚至校长联系。如果学生实在找不到可访问的成人,老师会介绍可信赖的家长,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给学生采访。

不管怎么样,家长随身转发完成问卷调查到家长微信群,再由清华附小的家长总结调查实在不可取。调查结果也会大打折扣。比如最后家长的结论居然是:

附小师生对苏轼的熟悉程度明显超过了其他调查对象;

附小师生对苏轼诗词的喜爱程度超过了其他调查对象;

苏轼对附小师生的影响比较大。

……

其实我刚看到小学生致敬苏轼这样的活动时内心是惊喜的,但是随着阅读的深入我的惊喜变成了惊吓。

清华附小,不是清华大学

家长的手不宜伸得太长,学校的杆不宜树得太高。连本科生都无法完成的课题,为什么要让小学生去做?

好的教育不论中西,从来都不会揠苗助长。什么阶段就做什么阶段的事,放手让孩子去犯错、去成长。让儿童变成儿童,把小学还给孩子,才是教育本来的样子。

作者:知乎/帅姐姐就是原老师,公众号:硅谷学堂guiguxuetang

美国法律硕士+教育硕士,加州顶级公立中小学老师,教你不出国也能用到的名校教子法!


阅读全文
3
帅姐姐就是原老师,硅谷专业教育者。美国一线老师,为家长赋能!听说关注我的人,都是不焦虑的好家长。
关心本文,获得更多类似内容
相关阅读

正在加载...

天天快报
送你1-20元现金红包
精选热文

正在加载...

将推荐更多 此类文章
www.662588.com 菲律宾申博官方直营网 菲律宾申博网址导航 下载申博太阳娱乐直营网 www.msc66.com www.3158sun.com
菲律宾太阳娱乐网138登入 申博安卓手机下载 菲律宾申博开户登入 太阳城在线存款登入 菲律宾申博网址导航 菲律宾太阳网上娱乐登入
菲律宾太城申博登入 申博sunbet登入 菲律宾网上娱乐登入 百家乐登入 申博咨询端下载直营网 太阳城娱乐138申博直营网